虚拟KOL的市场到底有多大?!

作者:勒思购 发布于:2020-09-17 11:37:16
虚拟KOL的市场
 影响力经济时代,口碑营销才是王者 

 

 
这年头什么不多,「Influencer Marketing影响者营销」名目繁多:代言人、流量明星、网红、KOL、KOC等等,目不暇给。但从本质来讲,这一概念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 早在1940s,拉扎斯菲尔德和贝雷尔森二人在研究大众传播与总统选举中选民投票的关系时就提出了“两级传播”的概念,指出信息由“媒体—意见领袖—普通受众”的流动过程;
 
• 1955年,拉扎斯菲尔德和卡茨在出版的《个人影响》一书中又进一步肯定了“意见领袖”在传播过程中的中介作用。而这里的意见领袖就是一类影响者,强调的是人对人的影响之大。
 
 
 
 
 
那为什么近几年这一概念又成了新鲜事?一方面,我们都知道,口碑和转介多次对销售的影响要大于传统广告,如今扩大这一优势的社交媒体成为数字领域的主导力量,为品牌更直接地面对消费者展开营销提供了渠道。
 
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的发展使人们对内容的需求越来越大,品牌需要努力创造与目标受众产生共鸣的价值性内容。据麦肯锡调查显示,无论何种产品品类,平均26%的消费者购买决定都要归功于社交媒体上的推荐,那么选择有影响力的人为品牌创造内容并传播自然就成了品牌主们在数媒时代的选择,而这也催生了直面消费者的“名人时代”。
 
但在Z时代逐渐掌握新消费话语权的当下,这些值得被追捧的”影响者“早已突破人类范畴,永远鲜活年轻、坐拥千亿市场的虚拟偶像备受关注。根据智能营销时代的发展趋势,未来KOL/ 网红面对的竞争可能不再是KOC了,而是弯道超车的VKOL(虚拟KOL)。
 
 
 翎_Ling:这才是中国的花木兰 
 
一个热爱国风文化的跨次元女孩儿。
 
双子座,坐标北京。
 
这是翎_Ling的微博简介。
 
柳叶眉,丹凤眼,高颧骨,精致的鼻子,小巧的嘴。
 
美是美,她怎么看起来有点假?
 
 
今年5月,翎_Ling以 虚拟偶像 的身份正式出道。
 
这张兼备英气和辨识度的东方面孔,足够加以乱真。
 
眼睛,像极了灵气逼人的文淇:
 
 
轮廓,像气质达人一代国模杜鹃:
 
 
翎_Ling被指撞脸多位女明星,被cue到的还有黄龄、刘柏辛。
 
当然,最像是还是花木兰:

 

“花…花木兰???”
“好适合花木兰啊,看到的那一刻觉得蛮像迪士尼版的花木兰”;
“表情眼神很到位,很花木兰的感觉,垂眼的感觉也很好,有一丝柔媚。眉眼中柔和带一丝英气,皮肤纹理很真实,实名羡慕眼睫毛。很有亚洲人特色,真心好看。”
 

 

 
目前,翎_Ling的微博有5万粉丝。
 
营业不多,但像模像样。
 
比如,女明星的工作日常啦:
 
宅在家里,岁月静好地看看书啦:
 
 
背着几万块的包包,出门抽扭蛋啦:
 
 
 
 
 
 Imma.Gran:下一个初音未来指日可待 ?
 
一头粉红色BOB短发,精致的脸庞以及晶莹剔透的皮肤,并且十分喜欢粉色系妆容的她,是来自于日本的新晋模特imma.gram。而她的真实身份是由日本一家 3D 影像公司 ModelingCafe 所设计出来的 3D 人像作品。
 
她经常身穿oversize的潮牌服装游走在日本东京的街头,摆出各种专业的模特姿势,来分享自己的穿衣搭配,如今在网上吸引了超过数万名粉丝的关注。
 
 
在 Instagram 的帖子中,Imma 已经上穿过 Balenciaga、Calvin Klein 的衣服了,还和宋威龙、窦靖童分别合作过梦龙、SK-II 的广告。
 

 
 
 
最火纸片人:Lil Miquela
 
数据来自www.socialbook.com.cn
 
在其中最火红的虚拟KOL非Lil Miquela莫属了,Instagram帐号有280万位追踪者,居住于美国洛杉矶,她的人设是 19 岁生活在洛杉矶的西班牙裔巴西混血,梳着哪吒头,有牙缝,也长了雀斑,兼职 DJ,社交媒体的内容发布在 Instagram 和 YouTube 上,合作过的品牌和媒体包括 Chanel、Gucci、Prada 和《Vogue》、《V》,随便哪个都是响当当的一线大牌。如果说 Instagram 上的照片还会让人以为亦真亦假难以辨别,YouTube 上的 MV 内容还是会让人一眼看出这是 CGI 技术合成的产物。Miquela 背后的运营公司 Brud 的投资人是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一众硅谷风险投资机构,这一事实似乎表明了资本对于这个行业的无限看好。
 
Lil Miquela不只时常分享她的时尚穿搭更会与其他虚拟KOL一起拍摄日常的生活照。她还跨足音乐界,在Youtube频道推出个人的歌曲,跟音乐人Harry Bauer Rodrigues合作,推出单曲Hate Me。在这样专业的经营下,让她拥有了比许多真人KOL更高的人气。
 
虚拟人物 Lil Miquela、虚拟人物 Bermuda 和 Bermuda 的前男友虚拟人物 Ronnie Blawko
 
对了,经常在Miquela ins里出现的另外两位KOL也是相当的有故事呢,Bermuda 是她的闺蜜,Blawko 是 Bermuda 的前男友,但最近显然和 Miquela 过从甚密。一看就是狗血的走向,结果故事的另外两个主角至今的 Instagram 粉丝数量都在 20 万上下,是 Lil Miquela 的十分之一。这种数量级的差异,放在卡戴珊家里,不是 Kim 和 Kendall 的差异,是 Kim 和 Khloe 的差距,这么算卡家老妈(粉丝是 Kim 和 Kylie 的三成)都比这两位更有存在感。
 
 
 
 
Shudu:世界上一个数字超模 
 
相对于Lil Miquela一开始的虚张声势,Shudu Gram则是很大方得承认自己就是“世界上一个数字超模”.她的来历也更加明确,是由28岁的英国摄影师Cameron-James Wilson用CGI创造出来的,他表示自己和很多名模合作过,以她们为灵感创造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数据来自www.socialbook.com.cn
 
他说创作Shudu Gram是受到南非部落的启发,还有在时装界的经历。说起初心,他表示:我们就像是活在一个充满滤镜的世界,真实的都变成虚假。我想要将幻想世界变成真的,带来全新不同的方向。
 
 
奢侈品牌Balmain为推广“#BalmainArmy”系列,邀请了3位虚拟KOL出镜拍摄广告片,除了Shudu以外,还有一并由CameronJames Wilson创造的2位虚拟模特——法国裔的Margot与中国裔的 Zhi。
 
 
当Balmain形象片的模特不再是Kim Kardashian这样的真人KOL,而是由3位虚拟模特“代劳”,我们会发现其背后正是消费者对多元化品牌形象的兴趣产生。